法制早报就退押金潮现象四问ofo,叁个大泡泡瘪了

昨天有媒体报道说,ofo北京总部开始接受押金退款登记。报道称,申请押金退款的人排成的长队从ofo总部所在地的中关村互联网中心5楼,一直排到楼下几百米远,致周边地区交通一度拥堵,状似“春运抢票”。昨晚来自押金退款现场的消息说,原本现场处理工作到晚间6点结束,但由于现场排队人太多,ofo不得不把工作时间延长至晚间10点。

法制日报就退押金潮现象四问ofo
目前排队退款用户已逾千万,记者现场采访并探访多位专家

ofo总部前申请押金退款长队的出现,对ofo而言,只是不祥之兆的变现而已。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围绕ofo押金使用及其退款问题,争议不断。但是,在“新业态”以及“新四大发明”的风口之上,天空中充斥着飘浮物体,哪个能飞高,哪个能飞远,还待风平天朗之后才见分晓。这也正如人们所说,退潮之后方可见谁在裸泳。

□ 本报记者 张雪泓 朱琳

当然,现在断言ofo总部押金退款人群的出现就一定意味着ofo的失败,尚言之过早。实际上,对ofo经营模式的质疑从未间断,不少人怀疑ofo的经营究竟能持续多久。ofo及其市场竞争对手所做的事情,确实看准了“最后一公里”的市场需求。但是,这“最后一公里”恰恰不是普通的“一公里”,而是边际管理成本巨大的“一公里”。整个社会的平均道德水准决定了ofo用户的使用行为,而正是这种使用行为,让ofo及其市场竞争对手的边际管理成本变得不可预期乃至无穷大,致使这种对“最后一公里”的众多“毛细血管”的管理变得不可能。

在众多用户前往ofo总部退押金后,12月17日,ofo发布“退押新政”,称将按照用户申请依序处理,如用户来现场登记,依然会按时间先后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据悉,截至19日,ofo线上排队退款用户已超1000万,且呈继续增加趋势。

这种“不可能”的可见结果,就是出现于各地的共享单车“坟场”。这些“坟场”的出现,按说已经是对这种经营模式及其经营者的警告,但是,由于后来投资者的不断进场,共享单车市场变成了一场耐力比赛。而支撑经营者耐力的,除了风投资金以外,最主要的就是用户押金的大量存入和沉淀。如果用户提取押金的行动持续下去,那么,这种用户所为会不会成为压倒共享单车经营者的稻草,也并非没有可能。

那么,用户押金为什么不能及时退还?钱到底去哪儿了?带着疑问,19日下午,《法制日报》记者来到ofo总部所在的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在现场,记者看到,大厦门前放置自助退款流程易拉宝,前来退款的用户仍然排着长队。ofo工作人员称,来现场也是扫码排号,没有任何特权。

ofo总部出现挤兑押金退款的现象,其实也是与互联网相关联的新业态进入整合盘整的标志。与互联网经济相对应的市场的形成,的确催生了许多新业态,也为传统业态提供了新的经营模式、管理模式和盈利模式。但是,不论什么模式,正常逻辑下,都是以基本的信用模式为基础。而信用模式,又严重依赖整个社会的诚信水准和道德水准。共享单车损坏率和维修率居高不下,或者反过来说,维修单车的费用已经远远超过丢弃一辆单车的成本,那么,这就说明当下通过共享单纯用户行为体现出来的社会诚信与道德水准,已经为共享单车的经营模式设定了边界——如果不说是判了死刑的话。

记者想要进入位于中心五层的ofo总部,遭到工作人员的阻止。随后,记者致电ofo公关部要求采访,对方答复需要发送采访函。记者发函后,ofo只在回复中称“ofo办公和运营一切正常,关于押金,用户可以自行在线上提交申请,后台将根据提交顺序进行信息审核和收集,

共享单车推向市场的时间已不算短。在这么长的时间内,经营者对市场经营模式、风险所在,想必已有清晰的认识。那么,是什么支撑经营者看似锲而不舍地经营下去,经营者用什么来对冲市场风险呢?来自各方面的信息表明,共享单车经营者的勇气和利器,就是用户的押金款。有媒体调查称,目前,ofo的押金已升至199元。并且,在25个可免押金的城市中,不包括像北京等用车月活跃度指数排在前列的城市和地区。从上述押金退款人群状似“春运抢票”的情形中,就可估量ofo的押金池有多少北京用户的钱款。实际上,早前已有媒体曝出一些共享单车的经营者开始挪用用户押金以填补经营缺口,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自行车厂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若此,则共享单车将驶向绝路。

下转第七版

作者简介

上接第一版

姓名: 工作单位:

用户进入退押金序列,按顺序退款”,回复内容与现场人员回答记者内容一致,均未提及退款期限和资金去向。

押金到底去哪儿了

已经在队伍中排了三个小时的王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上周来过现场,办公人员承诺3个工作日就能到账,但并未兑现,“现在让我用手机提交申请,提交后告诉我排到了900多万名,这得猴年马月能退上?”

记者随后用手机提交退款申请,最后一步显示需输入姓名和淘宝账户。当记者问为什么不能在App里原路退款时,ofo工作人员称最近退款用户太多,原路退会发生遗漏,并称这是ofo专门为了退押金而开发出来的流程,只用了40分钟。记者问开发流程这么快,退款为什么做不到这么快时,工作人员称押金受政府监管,不能想退就退。

根据媒体此前报道,自17日ofo实行“退押新政”以来,ofo的用户押金额额度被一定程度外显。截至18日晚,排队退押用户数突破1000万。如果以99元/人计算,保守估计,ofo需退还押金总额约10亿元;但若以199元/人计算,ofo则需退还高达近20亿元的押金。而2017年11月,ofo创始人戴威称用户已超2亿,因此退款人数或许还将上涨。

“ofo为了急速占据市场,与自行车生产商签订了大批量的生产合同,小黄车一夜间泛滥,这是押金的一部分流向。”湖南秦希燕联合律师事务所主任秦希燕分析认为,ofo一进入市场就采用低成本迅速扩张模式,大量投放造价低廉的单车占领市场,这种野蛮扩张模式到了后期导致大量车辆需要维护,用户押金就变成了平台运维的资金。此外,为了配合迅速扩张,ofo招募了大量人员,企业内部管理费用支出巨大。ofo的广告造势凶猛,在宣传营销上也需大量费用。“数亿元押金不能及时返还,ofo可能存在内部资金侵吞问题。ofo融资资金曾一度超过其经营所需资金,容易滋生内部资产侵吞行为。”秦希燕说。

为何退押金这么难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苏号朋认为,退押金难可能存在两个原因,一是经营者不想退,二是确实无钱可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