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补齐文化短板,乡村室内体育场占城镇1

图片 1

近日,不少媒体聚焦农村青少年的精神世界。13岁的农村男孩小光接受《焦点访谈》采访时说,“不玩游戏和同学没有共同语言,将来打算初中毕业就不上了。”记者调研发现,公共图书馆短缺、体育设施匮乏、有线广播电视覆盖率不够高、农村电影市场缺乏动画片,在农村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的表象下,还有更多的农村生活深层现实值得探究。

彩印通,挤奶门视频,马云挥手照片,g17刷机包,ワケあり,地狱老师粤语

沉湎于网络游戏的农家子弟,过早地放弃了通过教育来改变命运,出路单一化、人生定型化的“辍学—打工—结婚生育—打工”,成为一些乡村青少年难以摆脱的宿命。但过早地荒废学业,不仅会让农家子弟失去一条向上社会流动的渠道,也让一些家庭失去“只要有一个上学的,这个家就有希望”的期盼与憧憬。

原标题:留守儿童沉迷游戏背后:乡村室内体育场面积不到城镇1/10 | 有理数

村庄“空心化”
、老人“空巢化”和儿童“留守化”现象突出的乡村,孩子们的精神诉求与情感需要通常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满足,乘虚而入的网游便成为他们的一种寄托。留守在乡村的孩子们与在城市里打工、做小生意的父母两地悬望,这不仅意味着亲情的流失,也意味着心理上的距离感与隔阂感。从这个层面来讲,乡村青少年不仅是物理意义上的留守儿童,也是精神层面的留守儿童。

在国家层面推动手机游戏监管,游戏开发平台肩负起社会责任之外,农村青少年放下游戏,课余时间还能做什么,同样值得关注。

“不玩游戏和同学没有共同语言”,恐怕不只是一个小光的内心写照,也是更多农村留守儿童的精神共鸣,这种现实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他们精神世界的苍白与贫瘠。公共文化产品与公共服务的供不应求,让触手可及的网络游戏,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乡村青少年的精神诉求与情感需要,从而使他们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你一天玩多长时间?”“有多长时间玩多长时间。”日前,《焦点访谈》连续做了两期有关农村儿童游戏成瘾的节目,13
岁的农村男孩小光接受采访时说,不玩游戏和同学没有共同语言,将来打算初中毕业就不上了。

网游能够让孩子们在虚拟世界中得到一些愉悦的心理体验,在“镜中我”中收获自我认同与社会认同。面对“网络沉迷”,我们不能先入为主地指责留守儿童不懂得抵制诱惑、缺乏管理欲望的能力,也不能生硬、冰冷地批评质疑他们的父母不负责任、不关爱孩子。乡村青少年的“网络沉迷”,也是人口流动给乡村带来的人文困境;人文教化的飘离,让许多农家子弟即使明白“读书有用”,却依然难以通过教育来实现社会流动。消除“网络沉迷”,不仅需要以家庭为核心的“自我救赎”,也需要补齐乡村文化短板,为孩子们提供更有品质、更有营养的精神食粮。

同一时间,《半月谈》也发布文章聚焦农村青少年精神世界“荒漠化”,称记者在深入湖北、江西、河南、陕西、山东等地农村调研时发现,部分农村青少年精神状况不佳,突出表现在沉迷网络游戏、奋斗动力不足、对未来缺乏信心等。

作者简介

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截至 2015 年底,中国农村青少年网民规模达7930
万。互联网一方面缩小了他们与外界的信息鸿沟,另一方面造成了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人沉迷游戏无法自拔。这之中,留守儿童沉迷情况尤甚。

姓名:杨朝清 工作单位: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成果之一《青少年成瘾行为调研报告——基于
2017/2018
青少年健康行为网络问卷调查数据分析》显示,留守儿童的游戏时间明显高于非留守儿童,
两者“每天玩4~5小时”的占比分别是18.8% 和
8.8%,“每天玩6小时以上。”的占比分别是 18.8% 和 8.2%。

图片 1▲《焦点访谈》截图

在国家层面推动手机游戏监管,游戏开发平台肩负起社会责任之外,农村青少年放下游戏,课余时间还能做什么,同样值得关注。

2017年底,文化部相关负责人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出台答记者问时提到,国家、省、市、县四级公共图书馆系统已经基本建成,县级以上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达
3153个,馆藏总量达9亿多册件,2016年年流通人数近7亿。

但是,公共图书馆设施网络还不够健全,在一些农村地区和中西部地区仍有空白点,全国有12%
的县没有公共图书馆。而且,在全国3153个公共图书馆里,只有122个是少儿图书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