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颎生平简介

段颎出生四川汉中,是宋朝新秀,与皇甫规、张奂并称“大梁日照”。他年轻时就起来读书驰马射箭、爱好古学,后举孝廉入仕,戍边出征作战十余年,担当过护羌经略使、并州大将军、破羌将军、执金吾、安徽尹、知府等职,封爵南雄市侯。段颎意气风发生平定公孙举叛乱、大破西羌、击灭东羌,与羌应战一百多次终拿到最终胜利。段颎固然是一个人能够的爱将,却并不契合做官,他为保富贵,凭借太监,最后靠山倒了,他也受牵连入狱,最后饮鸩而死。人选毕生
卓绝群伦
段颎的上代出自赵国的共叔段。段颎是西域都护段会宗的从曾孙。年轻时便学习驰马射箭,喜游侠,轻财贿,长大之后,改动了年轻时的远志,爱好古学。
段颎最先被推荐为孝廉,任安陵园丞、阳陵令,任内便展现出治理的技艺。后迁任辽东属国通判,那个时候鲜卑侵略边塞,段颎就率军赶往边塞。因为顾忌鲜卑会因惊惶逃走,于是派驿骑假送玺书诏令段颎退兵,段颎在中途伪装撤退,并在退路上暗设下伏兵兵。鲜卑感到段颎真的撤出,于是率军追赶。段颎于是集结队伍容貌反击,犯边的鲜卑,全被斩获。段颎却因伪造玺书,应该受重刑,因为有功,经过切磋,被罚至边境抵御敌人。刑期满后,被征为议郎。那个时候太山、琅邪的东郭窦、公孙举等凑集四万人起义,攻掠郡县,朝廷派兵剿讨,数年都无法截至。
永寿二年,汉少帝诏令公卿公投有文明全才之人为将,司徒尹颂荐举段颎,于是以段颎为中郎将。段颎率军征讨东郭窦、公孙举等,凯旋而归,斩杀东郭窦、公孙举,获首万余级,余党有的逃散,有的低头。朝廷封段颎为列侯,赐钱八十万,任命他的一个外孙子为医务人士。
大破西羌
延熹二年,升为护羌校尉。正值烧当、烧何、当煎、勒姐等八个鄂温克族部落侵袭粤北、金杨林口,段颎率兵及湟中义羌的生机勃勃万二千骑兵出湟谷,将其克制。又追击渡多瑙吉林逃的老弱残兵,使军吏田晏、夏育招募勇士首先登场,用绳索吊引,再战于罗亭,大败,斩杀其首领以下共二千人,俘获生龙活虎万余名,别的都逃走了。
延熹三年春日,剩下的羌人又与烧何大帅率军入侵本溪,攻克巨鹿坞,杀害属国之处官百姓。又召集他们的同种意气风发千五个部落,集中兵力向段颎的人马在天亮发起攻击。段颎下马与他们战役,大战到深夜,刀折矢尽,羌人也撤退。段颎追击,边战边追,白天黑夜大学战,杀跌吞雪。持续八十多天,至到恒河的源流积石山,出塞二千余里,斩杀烧何大帅,斩俘八千四个人。又分兵攻石城羌,杀死溺死黄金年代千八百人。烧当羌九十八个人投降段颎。又杂种羌驻扎白石,段颎派兵进击,砍头擒拿两千四人。九冬,勒姐、零吾种包围允街,杀害掳掠官吏人民,段颎排营救援,斩获几百人。
受诬下狱
延熹六年冬,上郡的沈氐、苏南的牢姐、乌吾等种羌联合凌犯并、凉二州,段颎指引湟中义羌征伐。彭城长史郭闳想要与段颎分享战功,故意推延阻止段颎,使部队不得发展。而义羌跟随交战非常久了,都思量家乡故旧,于是一齐反叛。郭闳把罪责推到段颎身上,段颎因而被捕入狱,罚作苦工。羌虏尤其放肆,攻克营坞,又互相勾结,打扰各郡。于是吏民在清廷为段颎申诉的有数以千计,朝廷知道段颎是被郭闳中伤的,桓帝于是下诏询问段颎的气象。段颎只是请罪,不敢说受冤屈,京师都称其为长者。于是被赦出,再拜议郎,升任并州通判。那时滇这等诸种羌五三千人伤害巴中、辽源、黑河,点火人民的屋企。
延熹四年,羌人的势力特别繁荣,凉州差非常的少沦陷。九冬,朝廷再任段颎为护羌上卿,乘驿马赶到任所。
延熹三年青春,羌封眀、良多、滇那等豪帅四百五二十个人率两千群众体育至段颎军前投降。当煎、勒姐种撤退后集结屯驻。严节,段颎率兵豆蔻梢头万余主力其挫败,斩杀其大帅,杀死俘虏七千多个人。
追击
延熹七年阳节,段颎又进击勒姐种,砍头八百余级,投降的有二千多个人。夏季,进击当煎种于湟中,但被制伏,被围困八天,段颎用隐士樊志张计策,悄悄在黑夜出兵,击鼓还战,大破羌军,杀虏几千人。段颎穷打猛追,辗转山谷间,从青春到高商,无日不战,仇人由此又饥又困,各自逃散,北去入侵长治内外。段颎击溃西羌,共砍头二万四千级,俘获数万人,马牛羊共七百万头,风流罗曼蒂克万多群众体育投降。朝廷封其为都乡侯,食邑四百户。
永康元年,当煎诸种又反,集结五千三人,想进攻固原,段颎又追击至鸾鸟,透彻制伏他们,斩杀其麾下,杀头七千余级,西羌随后平定。
折腾交战
东羌先零种等自从折桂征西大将马贤以往,朝廷便无力讨伐,常常扰乱三辅。后来度辽将军皇甫规、中郎将张奂连年招降,总是投降了又反叛。桓帝下诏问段颎说:“先零东羌为恶反叛,而皇甫规、张奂各拥精兵,不可能准时平定。想要你带兵东讨,不知如何才方便,可不得以提议些计策呢?”
段颎上言说:“臣看见先零东羌尽管反复戴绿帽子,但已经大概有二万个部落向皇甫规投降。何人好哪个人恶,已经分清,剩下的寇虏没有多少了。以后张奂迟迟不发展,可能是怕敌寇外离内合,派兵前往,投降的就能够惊惶。何况她们自冬到春,集合驻扎不散,人马困乏病弱,那是大器晚成种自亡的地势,只要抓牢招降,能够不发大器晚成兵而征服强大的仇敌。臣以为违法乱纪,不轻松用恩泽结纳,他们日暮途穷时,就算降泰山压顶不弯腰,但大器晚成收兵,他们又会波动起来。独有用长矛挟胁白刃加在他们的颈上他们才会失色啊!测度东种所剩七万多群体,贴近塞内,道路平整,未有燕、齐、秦、赵驰骋的山势,但他俩长日子扰乱并州、明州,累次侵略三辅,西河、上郡,已经各自迁入塞内,安定、北地又弱小危殆,从云中、五原,西至汉阳二千多里,匈奴、种羌已整整据有。那好比毒瘤暗疾,留在胁下,借使不加诛灭,十分的快就能够扩展。今后要是用骑兵六千,步兵意气风发万,车七千辆,二四年的岁月,完全可击破他们,平定他们,也不用顾忌费用七公斤亿。那样,就足以使群羌破尽,匈奴长期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用。迁入塞内郡县的,能够再次来到故乡。臣想永初年间,诸羌反叛,十有两年了,用费二百八十亿;永和末,又经八年,用三十多亿。花了如此多金钱与时光,还一贯不杀尽,余孽再起,到近些日子还在为害,未来要是不最近疲劳民众一点,那么就长久无稳定之日。臣愿意竭尽驽钝之才,敬候节命调解。”桓帝嘉许他,完全坚决守住他的上言。
逢义之战
建宁元年春,段颎带兵生机勃勃万三人,辅导十一天的粮草,从彭阳直往高平,与先零诸种战于逢义山。羌兵多,段颎的军队惊恐起来。段颎命令军中拉紧弓弦,磨快刀枪,长矛三重,挟以强弩,左右两翼,安顿轻骑,激励兵将说:“今后我们离家几千里,前行,工作就水到渠成;逃走,死路一条,大家极力共取功名吧!”于是大呼喊叫,军队应声跳跃上沙场,段颎驰马在旁,忽然袭击,羌军崩溃,共杀头七千余级,获牛马羊三十三万头。
此时窦太后临朝统治,下诏说:“先零东羌历年为害,段颎此前汇报情状,以为必需除恶。他履霜冒雪,白天夜晚一点也不慢行军。身当矢石,使战士奋发。不到十天,敌寇便逃跑溃散,尸体相连,活捉不菲,掳获不或然计算。洗雪了百多年来的败恨,安慰了忠将的阴魂,功劳显然,朝廷极为嘉赏他。等到东羌完全平定,应当协同记他的功勋。今后如今赐段颎钱七十万,用他家一位为医务卫生职员。”
同期下令中藏府调拨金钱彩物,增助军费。任命段颎为破羌将军。夏天,段颎再追击羌出桥门,到走马水上。不久,听到音信,虏在奢延泽,于是率轻快部队迅速发展,二十二日一夜走二百多里,中午追到贼,制伏了她们,剩下来的寇虏,逃到落川,又会集起来。段颎于是分别派骑司马田晏率八千人出其东面,假司马夏育带二千人绕其西面,羌兵分六八千人围攻田晏等,田晏等与其应战,羌人溃散逃走。
段颎率军急进,与田晏等朝气蓬勃道乘胜追击于令鲜水上。段颎士卒又饥又渴,于是下令部队并肩前进,夺其水,羌人又溃散逃走。段颎尾追其后,羌人边战边退,一贯追到灵武谷。段颎披甲率先上沙场,战士未有敢于不前的。羌人狂胜,放弃军器逃走。追击了八日三夜,战士的脚起了少见厚茧。一贯追到泾阳,羌人余部四千群众体育,全体分流步向汉阳河谷之间。
那时张奂上言:“东羌虽已破烂不堪,余种还不易消释,段颎性格轻浮而果断,臣忧虑她吃败仗,难保常胜。应当用恩信招降,才未有后悔。”上谕下达段颎,段颎又上言说:“臣本来知道东羌尽管兵多,但虚亏轻易克制,所以近陈愚见,想为长久安宁的计划。而中郎将张奂说羌虏强不易制服,应该招降。太岁圣明,相信并选用了臣的未有远见的话,使臣的计划得以兑现,不用张奂的机关。事实与张奂所说的相反,张奂于是心怀猜恨。信了叛羌的话,而又涂改了她们本来的词意,说臣的兵数次伤败,又说羌也是秉天之一气所生,是杀不尽的,山谷广大,不可空静,血流遍野,伤和气,招磨难。臣想周秦之际,戎狄为害;光武Samsung以来,羌寇很蓬勃,杀也杀不尽,已经投降,又反叛。以往先零杂种,朝梁暮陈,攻克县邑,剽劫人物,掘冢抛尸,不管生的死的,都受他们的有剧毒,老天震怒,借臣的手以征讨。早前邢国无道,秦国征伐它,出兵而天降霖雨,解缓了旱灾;臣进军经热暑的夏日,接踵而至 一拥而入得到好雨,年岁收获颇丰,人民未有疾疫。上占天心,不降灾伤;下察人事,很得人心,所以能够打胜仗。自桥门以西、落川以东,原本的官府县邑,接连不断,不是深险绝域的地点,兵车骑兵行走安全,没有伤败。张奂身为大汉官吏,身为将领,驻军八年,不能平定寇乱,只想修文,不想用武,招降凶猛的冤家,荒唐无稽的白话,大而不行。为何那样说呢?在此之前先零寇边,赵充国把他们迁到外省;煎当扰边境,马援把她们徙到三辅,开始归服,最终依然叛变了,到现在为害。所以有高大眼光的人,认为那是最可忧的。往前边郡户口少有,屡屡被羌人侵凌,想要投降的寇虏与全体成员杂居,正如种植多刺的枳木和棘木于沃土中,养毒蛇于房间里相近,多么危急呀!所以臣遵奉大汉的威严,创立长久的国策,要切断根本,不可能让其重新繁衍生长,原本布置八年的成本六十四亿,以后还恰巧一年,花耗不到一半,余寇已成残焰,不久就能够杀绝。臣每一回奉诏,而武装在外,不可由内指挥,希望完全如那句话说,任臣专门担当,见风使舵,不失权宜。”
击灭东羌
建宁二年,朝廷派谒者冯禅劝说汉阳散羌投降。段颎感到正是春季播种时间,百姓都在田野劳动,羌人尽管临时投降,公家未有粮食,羌虏一定再要为盗贼,比不上乘虚进兵,势必肃清。
夏季,段颎本身进营,离羌驻扎的凡亭山四四十里,派田晏、夏育指导三千人遵守山上。羌人全军发起攻击,厉声问道:“田晏、夏育在这里边不?湟中妥协的羌都在何面?昨天要决毕生死。”军中惊惧,田晏等鼓励士兵,拼命战役,征服羌人。羌军溃散,向南逃跑,又聚集在射虎谷,分兵把守各谷上下门。
段颎计划刻不容缓肃清,不使他们再逃散了,于是派千人在西县结木为栅,广四十步,长二十里,阻拦他们。分派田晏、夏育率三千人,悄悄地黑夜上西山,构筑阵地,离羌人黄金时代里许。又派司马张恺等率七千人上东山。羌人发觉,向田晏等进攻,分别遮堵汲水道。段颎自给率步兵、骑兵进击水上。羌人退走,段颎于是与张恺等挟东西山,挥兵进击,羌人民代表大会捷并溃散。段颎追至谷上下门穷山山谷之中,四处击破。斩其麾下以下豆蔻年华万四千人,获牛马骡驴毡裘庐帐什物不可胜举。冯禅所招降的七千人,分别布置在平安、汉阳、闽南三郡,至此东羌全体围剿。段颎自出征来共一百二十战,斩敌首三万八千七百余级,获牛马羊骡驴骆驼三十五万五千三百余头,用费三公斤亿,军人战死八百余名。朝廷改封段颎惠城区侯,食邑万户。
段颎行军以仁爱为本,士卒有病魔,总是亲自慰问、裹伤。在边疆十多年,未有睡过风姿罗曼蒂克晚好觉,与军官和士兵同仁一视,所以军官都愿为他死战。
阿附太监
建宁两年春天,朝廷召段颎还首都,并带秦、胡步兵骑兵四万多人和汗血青骓,俘虏万余名。灵帝派大鸿胪持节在镐招待安抚。部队达到后,以段颎为御史,迁执金吾、海南尹。后来,因为有胡子发掘了冯贵妃的墓冢,段颎于是获罪被降为谏议大夫,再升高司隶知府。段颎依赖太监,所以能够保住富贵,又与平时侍王甫等结为党羽,冤杀了平凡侍郑飒、董腾等人,因此增邑四千户,加上以前的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器晚成万七千户。
熹平二年,代李咸为太尉,同年冬天因病罢免,再为司隶太史。数年后,迁任颍川太傅,被征授太中医务卫生人士。
服鸩自寻短见
光和二年,又接替桥玄为上大夫。在位一月多,因发生辰食而上书起诉本身,有关部门上奏检举,诏命收其太尉印绶,并送廷尉受审。那时司隶军机大臣阳球上奏诛杀王甫,牵连到段颎,于是就在狱中诘责骂斥他,段颎于是服鸩自寻短见,妻儿老小也被流放边境。后中常侍吕强上疏,追诉段颎的功业,灵帝才下诏将段颎的内人儿女归还本郡。段颎的传说
西汉侍中贾诩早年被察孝廉为郎,因病辞官回村,途中遭受叛乱的氐人,他和同行的数九个人一同被氐人抓获。贾诩说:“作者是段公的外孙,你们别加害本人,小编家一定用重金来赎。”因段颎久为边将,威震西土,所以贾诩便假称是段颎的外孙来恐吓氐人,叛氐果然不敢害他,还与她发誓后送她回到,而其他的人却都遇害。段颎为什么被称作北周最后三个将领
段颎在羌地有着“杀神”和“屠夫”的称呼,差不离到了“可止小儿夜啼”的等级次序,这“凶名”经年不衰,超级多年后如故流传。
先零羌被灭,参狼羌又反,钟羌完蛋了,东羌又乱,羌人好像贰个在擂台上频仍被击倒却屡屡站起来的钢铁拳手,与宏大的西晋帝国整整搏不以为意了四个多世纪的时节。这种情状平昔到段颎现身才得以改造。
数年困难的作战,段颎双喜临门,並且宜将剩勇追穷寇,追得败逃的哈尼族人拳脚相向,以霹雳手腕对哈萨克族人赶尽肃清,经过湟中之战、鸾鸟之战、逢义山之战、落川之战、射虎谷之战等往往战高高挂起,终于平自贡羌、击灭东羌。
《孙吴书·段颎传》中执会考察总计局计了段颎的结晶:大小大战180,斩敌首38600余,缴获牛马家禽42万多,自个儿仅损失400六人,消耗军费44亿。
段颎是一个人美丽的将军,却不是三个过关的军事家,最后深陷政治努力的漩涡,依赖外人只可以自食其果。人物评价
总评
段颎戍边出征打战十余年,平定公孙举叛乱。他与羌人应战前后相继达一百柒18遍,斩杀近八万人,最后安歇西羌,并击灭东羌。与皇甫规、张奂都声名显达,京师称为“明州龙岩”。
历代争辩汉肃宗:先零东羌历载为患,颎前陈状,欲必埽灭。涉履霜雪,兼行晨夜,身当矢石,感厉吏士。曾未浃日,凶丑奔破,连尸积俘,掠获无算。洗雪百多年之逋负,以慰忠将之亡魂。功用显然,朕甚嘉之。
张奂:颎性轻果,虑负败难常。
蔡邕:昔段颎良将,习兵善战,有事西羌,犹十余年。
吕强:故里正段颎,武勇冠世,习于边事,垂发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戎,功成皓首,历事二主,勋烈独昭。
陈寿:时军机章京段颎,昔久为边将,威震西土。
范晔:新疆多猛,“龙岩”俪踪。戎骖纠缠,尘斥河、潼。规、奂审策,亟遏嚣凶。文种志比,更相为容。段追两狄,束马县锋。纷纷腾突,谷静山空。
杜牧:周有太公望,秦有王翦,两汉有韩信、赵充国、耿恭、虞升卿、段颎,魏有司马懿,吴有周公瑾,蜀有诸葛卧龙,晋有羊祜、杜公元凯,梁有韦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韦孝宽,隋有杨素,国朝有托塔天王、李勣、裴行俭、张垒振。如这个人者,当时过境迁,其所出计画,皆考古校今,奇秘深刻,策先定於内,功后成於外。
黄道周:段颎太傅,长于用兵。鲜卑犯塞,即领兵行。恐贼惊走,诈称诏停。更动设下伏兵,诱贼堕坑。贼果奔走,斩获尽情。并凉有寇,颎请首先登场。郭闳妒忌,稽不得征。坐罪下获,吏士冤鸣。讼之阙下,始复刺并。煎当与战,先输后赢。斩获功大,封侯以明。东羌反覆,帝问胡宁。颎曰狼野,重诛莫轻。计冬及夏,当尽削平。或言不可,颎则力争。尽心苦战,万幸功成。所以彭城,盛称滨州。

光和二年,复代桥玄为长史。在位月余,会日食自劾,有司举奏,诏收印绶,诣廷尉。时司隶都督阳球奏诛王甫,并及颎,就狱中诘责之,遂饮鸩死,妻孥徙边。后中常侍吕强上疏,追讼颎功,灵帝诏颎内人还本郡。

帝许之,悉听如所上。

新春,代李咸为士大夫,其冬病罢,复为司隶太守。数岁,转颍川参知政事,征拜太中医务卫生人士。

时窦太后临朝,下诏曰:“先零东羌历载为患,颎前陈状,欲必埽灭。涉履霜雪,兼行晨夜,身当矢石,感厉吏士。曾未浃日,凶丑奔破,连尸积俘,掠获无筭。洗雪百多年之逋负,以慰忠将之亡魂。成效显然,朕甚嘉之。须东羌尽定,当并录功勤。今且赐颎钱四十万,以家一人为先生。”敕中藏府调金钱彩物,增助军费。拜颎羌将军。

四年春,颎复击勒姐种,砍头八百余级,降者二千余名。夏,进军击当煎种于湟中,颎兵败,被围二十一日,用隐士樊志张策,潜师夜出,鸣鼓还战,大破之,首虏数千人。颎遂穷追,展转山谷闲,自春及秋,无日不战,虏遂饥困败散,北略百色间。

时张奂上言:“东羌虽破,余种难尽,颎性轻果,虑负败难常。宜且以恩降,可无后悔。”诏书下颎。颎复上言:

颎凡破西羌,杀头二万三千级,获生口数万人,马牛羊七百万头,降者万余落。封颎都乡侯,邑八百户。

三年春,征还首都,将秦胡步骑三万余名,及汗血赤兔马,生口万余名。诏遣大鸿胪持节安抚于镐。军至,拜御史。转执金吾青海尹。有盗发冯妃嫔頉,坐左转谏议大夫,再迁司隶上卿。

永康元年,当煎诸种复反,合四千余名,欲攻张掖,颎复追击于鸾鸟,大破之,杀其渠帅,杀头三千余级,西羌于此弭定。

赞曰:四川多猛,“呼伦Bell”俪踪。戎骖纠缠,尘斥河、潼。规、奂审策,亟遏嚣凶。文仲志比,更相为容。段追两狄,束马县锋。纷纷腾突,谷静山空。

夏,颎复追羌出桥门,至走马水上。寻闻虏在奢延泽,乃将轻兵兼行,三二日风姿浪漫夜二百余里,晨及贼,击破之。余虏走向落川,复相屯结。颎乃分遣骑司马田晏将三千人出其东,假司马夏育将二千人绕其西。羌分六七千人攻围晏等,晏等与战,羌溃走。颎急进,与晏等共追之于令鲜水上。颎士卒饥渴,乃勒众推方夺其水,虏复散走。颎遂与不断缀,且冷眼旁观且引,及于灵武谷。颎乃被甲先登,士卒无敢后面一个。羌遂大胜,弃兵而走。追之14日三夜,士皆重茧。既到泾阳,余寇三千落,悉散入汉阳山谷闲。

时滇那等诸种羌五四千人寇铁岭、商洛、云浮,烧人庐舍。五年,寇势转盛,姑臧几亡。冬,复以颎为护羌郎中,乘驿之职。明年春,羌封僇、良多、滇那等酋豪八百五十五位率八千落诣颎降。当煎、勒姐种犹自屯结。冬,颎将万余名击破之,斩其酋豪,首虏四千余名。

二年,诏遣谒者冯禅说降汉阳散羌。颎以春农,百姓布野,羌虽暂降,而县官无廪,必当复为盗贼,不及乘虚放兵,势必殄灭。夏,颎自进营,去羌所屯凡亭山四三十里,遣田晏、夏育将三千人据其高峰。羌悉众攻之,厉声问曰:“田晏、夏育在那不?湟中义从羌悉在何面?今日欲决死生。”军中恐,晏等劝激兵士,殊死战争,遂破之。羌众溃,东奔,复聚射虎谷,分兵守诸谷上下门。颎规一举灭之,不欲复令散走,乃遣千人于西县结木为栅,广四十步,长八十里,遮之。分遣晏、育等将五千人,衔枚夜上西山,结营穿堑,去虏后生可畏里许。又遣司马张恺等将八千人上东山。虏乃觉之,遂攻晏等,分遮汲水道。颎自率步骑进击水上,羌漤走,因与恺等挟东西山,纵兵击破之,羌复败散。颎追至谷上下门穷山沟谷之中,各处破之,斩其渠帅以下万四千级,获牛马驴骡毡裘庐帐什物,不计其数。冯禅等所招降八千人,分置安定、汉阳、赣东三郡,于是东羌悉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