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规矩之笔书写历史的雄伟,花朵依旧开满山

图片 2

《山本》写乱世,乱世中有杀戮,更有拯救,有大恶,更有大善,正因为有杀戮和大恶,拯救和大善才更显得弥足珍贵。悬壶济世的盲者陈先生救死扶伤,慈悲为怀的哑尼宽展师父救苦救难,奔忙在芸芸众生中的陆菊人古道热肠、扶危济困,他们就是涡镇的活菩萨,承载着作者对生命救赎的悲悯情怀。

《山本》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秦岭腹地的涡镇,以女主人公陆菊人与涡镇枭雄井宗秀之间的命运纠缠为主线,推演了一部宏阔浓烈又深情悠远的秦岭地方志。“秦岭是贾平凹很多作品的背景,如今在《山本》中将曾经的背景地转变成‘前景’来书写,这是怎样的过程?”面对罗鹏抛出的问题,贾平凹谈到,这部小说主要就是书写他的故乡商洛地区,而商洛地区就在秦岭之中,所以,秦岭也算是“扩大版”的家乡。“我之前的写作主要通过梳理历史来展示人性的复杂,现在更多的是挖掘人和人的关系,人和万物的关系,展现不论在怎样的困境中,人性所展现的魅力,比如书中陆菊人和井宗秀两个人的关系。”
他谈到。

花朵依然开满山

图片 1

《山本》的叙事模式是民间说史的模式,故事发生的时间是模糊的,我们只知道,这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军阀混战的乱世。乱世之中的涡镇,为了自保成立武装,以暴制暴,最终毁于炮火。

正邪两赋论是《红楼梦》一书的哲学纲领,曹雪芹认为在正、邪之外存在第三种人性,是为正邪两赋,即为情而生,情诞生于正邪善恶之争的夹缝中,它超越了正邪善恶之争,不属于两派中的任何一派,而是自身独立,内蕴了真、美、爱、义、清净、圣洁、自由、创造等品质。这才是人世间精神追求的极致,人类极高明的理想,宇宙精神的终极目的。自从情诞生以来,善恶对立的两极格局就被打破,演变成善、恶、情三极格局。真正具有独立自存性的惟有善和情。《山本》中作者钟爱的主要人物陆菊人、陈先生、宽展师父,正是正邪两赋之人,他们仁慈、博爱,一如秦岭。只要有这仁慈、博爱在,秦岭就永远屹立在中国的土地上。

媒体见面会现场

(图源自网络)

*
*

图片 2

与会者认为,除了战争与死亡,贾平凹笔下的秦岭充满灵性与神秘,凡遇见品德佳者便会落下皂角的老皂角树,能预感战争的老鼠,听得懂兽语的奇人都在书中详尽其说。此外,书中还悉数描写了大量动植物的外貌特性,很多情节读起来颇有《山海经》的意味,平添了更多与天地神灵对话的意境。神秘文化作为中国文化脉络的一个支脉,是贾平凹作品中一以贯之的文化内核。他的16部小说能既有创新和变化,又有始终如一的文化坚守,实属不易。

《山本》写苦厄,也写对苦厄的超越,贾平凹说:“巨大的灾难,一场荒唐,秦岭什么也没改变,依然山高水长,苍苍莽莽,没改变的还有情感,无论在山头或河畔,即便是在石头缝里和牛粪堆上,爱的花朵仍然在开。”那些开满山的花朵才是山之本,那些花朵叫善和爱。

在潘凯雄看来,《山本》有“以小博大”、“以平博曲折”、“以文博史”的特点,贾平凹用平和、内敛的手法,通过描写“涡镇”的变迁,反映中国那段军阀混战、英雄乱世的时代,
读者读到的虽然是一个小镇的日常生活场景,但掩上书卷能感受到历史的流淌。这是《山本》与其它的作品所不一样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