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有多种方式,人类活动正加速野生动物种群消亡

近日,全球最大的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世界自然基金会发布《地球生命力报告2018》指出,从1970年到2014年的44年间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消亡了60%。最近数十年,地球物种消失的速度是数百年前的100到1000倍。原因在于,人类活动直接构成了对生物多样性的最大威胁。

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发布的最新《地球生命力报告》,人类活动正加速野生动物种群消亡。1970年至2014年的44年间,全球60%的野生嵴椎动物种群已经不复存在。人类赖以生存的大自然不仅面对气候变暖的威胁,也面对物种消亡与氮磷循环失衡对地球生命的破坏,而这些破坏也最终将影响人类的经济生活与发展。  世界自然基金会自1998年起每两年发布一次《地球生命力报告》。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全球鱼类、鸟类、哺乳动物、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的数量相较1970年下降了60%,而且消亡速度正在加快,鸟类、哺乳动物、两栖动物、珊瑚以及苏铁科植物五大物种消亡加速尤其严重。总体而言,物种灭绝率与仅仅几个世纪以前人类活动开始影响地球生物化学循环平衡的年代相比,提高100倍到1千倍。
科学家认为,这表明人类正面临一场大规模的物种灭绝。
动物种群消亡速度因地区和种类而异。这44年间,淡水动物种群减少速度达到83%。而由于猎杀,全球大象数量已经减少了86%。在坦桑尼亚,仅在2009年至2014年的五年间,大象数目就减少了66%。野生动物种群减少最严重的地区在加勒比海和南美,达到89%。北美和冰岛地区情况略显松缓,但动物种群也减少了23%。  物种诞生与消亡虽然有其自然规律,但这些动物种群加速消亡则与人类活动密切相关。根据这份报告,导致野生动物种群消亡的最主要因素是这些动物的栖息环境消失或退化。而导致它们的栖息环境消失的主要因素则是人类的生产生活:集约化农业,采矿、城市化等人类活动都不断导致森林砍伐、土壤枯竭或过度人工化。20%的亚马逊森林已经在最近50年消失,热带森林覆盖面积在世界各地都在不断缩小,而导致森林面积缩小的主要原因,是大豆工业以及棕榈油需求的增长,以及养殖业的发展。2000年至2014年的14年间,全球原始森林面积减少了92万平方公里,几乎相当于法国与德国两国面积的总和。卫星数据还显示,2014年之2016年的两年间,全球森林面积缩小速度与前15年相比,加快了20%。全球目前只有25%的土地尚没有人类生活的足迹。但生物多样化专家估计,到2050年时,人类活动尚不会涉足的土地将只剩下10%左右。报告显示,土壤破坏程度目前已经亮起红色警报,海洋酸化以及淡水资源的状况也不乐观。  在野生动物栖息环境消失因素之外,还有过度捕捞、偷猎、环境污染、外来入侵物种、疾病、气候失调等等因素。  物种加速消亡伴随了人类消费快速增长的脚步。世界自然基金会国际部负责人兰博蒂尼(Marco
Lambertini)向法新社表示,能源消耗及生产与食物消费是物种消亡加速的两大因素。40%的土地用于食物生产,70%的水资源用于能源与食物消费,更不用说80%的森林砍伐是缘于对大豆、棕榈油、养殖业等活动的需求。
两百多万年来,人类依赖大自然的无穷奉献。专家估计,自然提供给人类的服务总量每年相当于125万亿美元,相当于世界国民生产总值的1.5倍。但人类向自然索取的越来越多。人类每年对自然资源的消耗量已经超过这些自然资源可以在一年内更新再生的能力。这种过度索取必然无法持久,也将最终影响人类的生产与生活。  近年来,气候变暖的危害加速显现,推动了人们对此问题的重视。各国政府也在多年的犹豫与讨价还价之后,在2015年达成了在本世纪末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高于工业化前水平1.5到2摄氏度的巴黎气候协定。但地球自身生态体系的失衡并未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生物多样性专家认为,物种消失以及氮磷循环失衡已经达到除气候变暖之外的另外两个自然平衡的极限。专家们希望,2020年在北京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能够达成一项类似巴黎气候协定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协定。  不过,就在世界自然基金会就全球野生动物群种消亡敲响警钟的前夜,中国政府刚刚宣布解除自1993年起执行的犀牛和虎及其制品商业行为的禁令。虽然北京当局强调是在严格管制下、有条件地允许犀牛和虎及其制品的贸易行为,但一些国际动物保护非政府团体认为,解除这项禁令对于宣布野生犀牛与虎的死刑,只能提升对野生动物的威胁。

保持生物多样性是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之道,因为多样化的生物和生态为人类提供了衣食住行的所有资源。从人类文明兴起至今,已经有83%的野生哺乳动物和80%的海洋哺乳动物灭绝。保护生态和维持生物多样性,最好的做法是让人类和其他生物共生。从现状而言,人类显然还可以做得更好。

对此,世界自然基金会开出三个药方,首先是从化石燃料转向清洁能源,减少碳排放量。其次,改变饮食结构,减少肉类食物的摄取。三是全社会行动起来保护自然生态系统,海洋、森林、草原等,维护生态平衡。这些药方,意在让人类让渡自身的一些权益和习惯给其他生物,让它们也获得生存的权利和空间。

但是,无论是专业人员还是机构或一些国家,都可能对这样的药方不以为然。首先在于人类是最大最“凶猛”的杂食动物,消耗的肉类最多。在地球上所有哺乳动物生物量中,人饲养的家畜占60%,野生哺乳动物占4%,人类作为一种哺乳动物也只占36%。人类饲养哺乳动物是为了吃喝和使用,能否劝说人们自身放弃饲养家畜,让野生动物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和资源,如绿地和森林,是一个巨大难题。

澳门新葡亰是正规的吗,目前,人类让渡一些生存权给野生动物,主要是灾难和战争因素在起作用。例如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后,距核电站仅3公里的普里皮亚季周围半径30公里的地区被辟为隔离区,严格限制人员进入。人类撤离后,这里生存着270多种鸟类和多种啮齿类动物,繁茂的植被为野生动物提供了栖身之所。朝鲜和韩国非军事区长达248千米,宽约为4千米,也成为野生动植物的天堂。调查发现,至少有2900种植物、70种哺乳类动物和320多种鸟类在这里栖息,包括一些珍稀动物,如丹顶鹤、白枕鹤,以及在其他地方极为罕见的东北虎、远东豹和亚洲黑熊等。

然而,这些因人类不得已而让渡的空间对野生动植物为说,只是杯水车薪,需要另辟蹊径。今天的世代已经进入人类世,随着人口增长对粮食、资源和生存空间的需求进一步发展,人类首先会以创造和发展来满足自身的需求。要想让动植物与人类共同享受人类文明带来的成果,一个可以尝试和探索的方式是,让动物也城市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