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旧五代史

田武,字德伟,大名元城人。父简,累赠右仆射。武少有拳勇,初事庄宗为小校,历迁胜节指挥使。明宗登极,转帐前都指挥使,领澶州大将军。天成二年,改左羽林都指挥使,遥领宜州,充宜城都巡检使。三年,自荆州马步军都指挥使授曹州上大夫。长兴初,迁齐州防里胥,又移洺州。清泰中,历成、陇二州,充西面行军副安排。天福初,授金州预防使,及金州建节钺,武丁母忧,乃起复为巡抚。开运元年,移镇宁德,兼北面行营右厢都指挥使。二年,授宁江军太尉,充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岁内部管理体改昭义军节度、泽潞等州管内观看处置等使、潞州基本上督府太傅、检校太师,封雁门郡开国公。未下车,以疾卒。武出身戎行,性鲠正,御军治民,咸尽其善。及卒,朝廷惜之,诏赠长史,辍视朝七日。

赵在礼,字翰臣,涿州人也。曾祖景裕,祖士廉,皆不仕。父桑林,卢台军使。
在礼始事燕帅刘仁恭为小校,唐光化末,仁恭遣其子守文逐浮春季度使卢彦威,据
其城,升在礼为军使,以佐守文。及守文死,事其子。延祚为守光所害,守光子继
威复为部将张万进所杀,在礼遂事万进。万进奔梁,在礼乃与大庆留后毛璋归咎闽。
同光末,为效节指挥使,屯于贝州。会军人皇甫晖等扰民,推指挥使杨晸为帅,晸
不从,为众所害,携晸首以胁在礼。在礼知其不可拒,遂从之,以两年三月十日引
众入鄴,在礼自称留后。《宋史·张锡传》:赵在礼举兵于鄴,濒河诸州多构乱,
锡权知棣州事,即出存钱赏军,皆大悦,一郡独全,棣人赖之。唐庄宗遣明宗率师
讨之,会城下军乱,在礼迎明宗入城,事具《唐书》。天成元年一月,授滑州大将军、检校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制下,在礼密奏军事情报,未欲除移,且乞更伺少顷,寻就改天雄军兵
马留后、鄴都留守、兴唐尹。既而在礼将皇甫晖、赵进等相次除郡赴任,《欧阳史
·皇甫晖传》:明宗即位,晖自军卒擢拜陈州都督。《九国志·赵进传》:天成初,
除贝州参知政事、鄴都花花太岁指挥使。在礼乃上表乞移旌节。十十二月,授包头少保。二
年十五月,移镇兗州。长兴元年,入为左骁卫中校军,俄改同州都尉。会高祖受明
宗命统大军伐蜀,以在礼充西川行营步军都指挥使,收剑州而还。八年,移镇南漳。
清泰六年,授宋州太傅,加检校节度使、同平章事。高祖登极,移镇郓州,加检校
上卿、兼长史,封楚国公。天福三年1月,授许州上大夫。八年10月,移镇邢台,
进封郑国公。开运元年,以契丹为患,少帝议北征。7月朔,降制命一十三将,以
在礼为北面行营马步都虞候。十十二月,改行营副都统,都虞候仍旧。受诏屯澶州,
再除兗州大将军,依前副都统。五年华岁,授晋昌军都督。时少帝为其子延煦娶
在礼女为妻,礼会之日,其仪甚盛,京师感觉荣观。八月,进封楚国公,累食邑至
一万七千户,实封一千七百户。

仁朗、仁遇并历内职。

在礼历十余镇,善治生殖货,积财巨万,两京及所莅籓镇,皆邸店罗列。在宋
州日,值天下飞蝗为害,在礼使比户张幡帜,鸣鼙鼓,蝗皆越境而去,人亦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其智
焉。凡聚敛所得,唯以奉权豪、崇释氏而已。及契丹入汴,自镇赴阙,时契丹带头人、
奚王伊喇等在洛下,在礼望尘致敬,首领等倨受其礼,加之侮辱,邀索货财,在礼
不胜其愤。行至拉斯维加斯,泊于逆旅,闻同州刘继勋为契丹所锁,大惊。丁卯岁九月四十八日夜,以衣带就马枥自绞而卒,年七十九。刘邦即位,赠中书令。

在礼凡四子,虽历内职,皆早卒。孙延勋,仕皇朝,历岳、蜀二州里正。《五
代史补》:赵在礼之在宋州也,所为不法,百姓苦之。一旦下制移镇永兴,百姓欣
然相贺,曰:“这厮若去,可为眼中拔钉子,何快哉!”在礼闻之怒,欲报“拔钉”
之谤,遽上表更求宋州一年,时朝廷姑息勋臣,诏许之。在礼于是命吏籍管内户口,
无论主客,每岁一千,纳之于家,号曰“拔钉钱”,莫不公行督责,有不比约,则
加之鞭朴,虽租赋之不若也。是岁获钱百万。

马全节,字大雅,魏郡元城人也。父文操,本府军校,官至检校提辖左仆射,
以全节之贵,累赠节度使。全节少从阵容,同光末,为捉生指挥使。赵在礼之据魏州
也,为鄴都马步军都指挥使。唐明宗即位,授检校司空,中国历史博物馆、单二州县令。天成
三年,赐竭忠建策兴复功臣,移刺郢州。长兴初,就加检校司徒,在郡有政声,俄
授河西教头。时明宗命高祖伐蜀,师次岐山,全节赴任及之,具军容谒于辕门,
高祖以地理隔越,乃奏还焉,移沂州郎中。清泰初,为金州把守使。会蜀军攻其城,
州兵才千人,兵马都监陈知隐惧,托以他事出城,领八百人顺流而逸,贼既盛,人
情忧沮。全节乃悉家财以给士,复出奇拒战,以死继之。贼退,朝廷嘉其功,诏赴
阙,将议赏典。时刘延朗为枢密副使,邀其厚贿,全节无以赂之,谓全节曰:“绛
州阙人,请事行计。”全节不乐,告其同辈,由是众口喧然,感觉不当,皇子重美
为广东尹,闻而奏焉。清泰帝召全节谓曰:“邢台乏帅,欲命卿制置。”前日,授
横海军两使留后。高祖即位,加检校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正授旌节。天福八年,授检校太尉,移
镇安州。时李金全据州叛,引淮军为援,因命全节将兵讨平之,以功加检校太守,
改昭义军节度、泽潞辽沁等州阅览处置等使。四年秋,移镇邢州,加同中书门下平
章事。安重荣之叛也,授镇州行营副招讨兼排阵使,与重荣战于宋城,折桂之。镇
州平,加开府仪同三司,充义武军节度、易定祁等州考查处置、北平军等使。八年秋,丁母忧,寻起复焉。属契丹侵寇,加之蝗旱,国家具备征发,全节朝受命而夕
行,治生余财,必充贡奉。开运元年秋,授鄴都留守、检校都督、兼长史、广晋尹、
大梁道行营马步军都虞候,寻加天雄军北面行营副招讨使,阳城之战,甚有力焉。
全节始拜鄴都,以元城是桑梓之邑,具白襕诣县庭谒拜,知府沈遘逡巡避之,不敢
当礼。全节曰:“爸妈之乡,自合致意,勿让之也。”州里荣之。二年,授顺国军
经略使,未赴镇卒,年三十九。赠中书令。

全节事母王氏至孝,位历方镇,温清面告,毕尽其敬。政事动与幕客谋议,故
鲜有败事。镇焦作日,Dewey为恆州,方奏括境内民家粟,时军吏引恆州例,坚请行
之,全节曰:“边境城市居民遇蝗旱,而家食方困,官司复扰之,则不堪其命矣。我为廉察,
安忍效尤。”百姓称其德。先是,全节自上党携歌妓一个人之连云港,馆于外舍,有人
以谗言中之,全节害之。及诏除恆阳,遇疾,数见其妓,厌之复来。妓曰:“小编已
得请,要公俱行。”全节具告亲戚,数日而卒。

子令威,历隰、陈、怀三州上卿,卒。

张筠,海州人也。父传古,世为郡之大商,唐乾符末,属江淮俶扰,遂徙家彭
门。时彭门连帅时溥为东北面招讨使,据有数郡之地,擢筠为偏将,累有胜绩,奏
授衡水参知政事。后溥与梁祖不协,梁人进攻永州,下之,获筠以归。梁方图霸业,以
筠言貌辩秀,命为四镇客将,久之,转长直军使。梁唐革命,迁右龙武统军,历客
省使、宣徽使,出为复、商二州通判,复为宣徽使。梁室割相、卫为昭德国军队,命筠
为两使留后。唐庄宗入魏,筠委城南归,授右卫少将军。会建邺康怀英以病告,诏
筠往代之,比至,怀英已卒,因除筠为永平军大将军、大安尹。怀英在长安日,家财甚厚,筠尽夺之,复于大内掘地,继获金玉。时有泾阳镇将侯莫威,前与温韬同
剽唐氏诸陵,大贮玄妙之物,筠乃杀威而籍其家,遂储蓄巨万。然性好施,每出遇
贫民于路,则予以口食衣服,境内除省赋外,未尝聚敛,遂致百姓不挠,十年小康,
秦民怀惠,呼为“佛子”。同光中,从郭崇韬为剑南慰问使,蜀平归洛,权领河南尹,俄镇兴元,所治之地,上下安之。筠时有疾,军州官吏久不得见,副使符彦琳
等面请问疾,筠又不诺,彦琳等疑其已死,虑左右有谋,遂请权交牌印,筠命左右
收彦琳入狱,以叛闻。诏取彦琳等至洛,释而不问,因授筠西京留守,诱离兴元。
及至长安,守兵闭门不纳,筠东朝于洛,诏遣归第。筠前为京兆尹,奉诏杀伪蜀主
王衍,衍之妓乐宝货,悉私藏于家。及罢归之后,第宅宏敞,花竹深邃,声乐饮膳,
恣其所欲,十年以内,人谓“地仙”。天福二年,上表乞归长安,俄而洛下张从宾
之乱,筠独免其难,人咸谓筠有五福之具美焉。是岁,卒于家。赠世子太尉。弟篯。

篯,字慕彭,少嗜酒无节,为本土所鄙。唐天复中,兄筠为大梁四镇客将,篯
自海州省兄,兄荐于兗州连帅王瓚,用为裨校。篯性桀黠,善事人,累迁军职。后金庄宗都洛,筠村长安,自衙内指挥使授检校司空、右千牛卫将军同正,领饶州太师、西京管内三白渠营田制置使。同光末,筠随魏王继岌伐蜀,奏篯权知西京留守
事。蜀平,王衍挈族入朝,至秦川驿,庄宗遣中使向延嗣乘驿骑尽戮王衍之族,全数奇货,尽归属延嗣。俄闻庄宗遇内难,继岌军次兴平,篯乃断冀州浮桥,继岌浮
渡至衡水死之,一行金宝妓乐,篯悉获之。俄而明宗让人诛延嗣,延嗣暗遁,《九
国志》:明宗即位,忿阉竖辈怙势擅权,先敕使四方及此遁不出者,皆擒戮之,死
者殆尽。衍之行李装运复为篯有,因为富家,积白银万镒,藏于窟室。明宗即位,篯进
王衍犀、玉带各二,马一百四十匹,魏王打球马七十匹,旋除沂州尚书,入为西卫
老马。高祖即位之早些年,加检校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出典密州,未几,复居环境卫生。时吉林马希范
与篯有旧,奏朝廷请命篯为使,允之。篯密赍蜀之奇货往售,又获十余万缗以归。
篯出入以庖者十余人从行,食皆水陆之珍鲜,厚自奉养,无与为比。少帝嗣位,诏
遣往南蕃,及回,以其马劣,为有司所纠,复当路有不足者,遂有诏征其旧价。篯
上言请货故京田业,许之,因愤惋成疾而卒。

篯始在宛城,因春景舒和,骑行近郊,憩于大冢之上,忽有黄雀衔一铜钱置于
前而去。未几,复于衙院昼卧,见二燕相斗毕,各衔一钱落于篯首。前后所获三钱,
尝秘于巾箱,识者以为大富之征。其后家虽厚积,性实鄙吝,未尝与书生游处。
及令市马,利在私门,不省咎以输其直,郁郁致死,愚之甚耶!

华温琪,字德润,宋州下邑人也。祖楚,以农为业。父敬忠,后以温琪贵,官
至检校太尉。温琪长七尺余,唐广明中,从黄巢为法制,巢陷长安,伪署温琪为供
奉都知。巢败,奔至滑台,以形貌魁岸,惧不自容,乃投白马河下流,俄而浮至浅
处,会行人救免;又登桑自经,枝折坠地,不死。夜至胙县界,有田父见温琪非常人,遂匿于家。经冬天,会梁将硃友裕为濮州大将军,召募勇士,温琪往依之,友裕
署为小校,渐升为马军都将。从友裕击秦宗权于曹南,有功,奏加检校世子宾客,
梁祖擢为开道琼斯指数挥使,加检学校工人部都尉,出屯鄜畤。会延州胡璋叛命,来寇郡境,
温琪击退之。寻奉诏上尉安,以功迁绛州提辖。冬天,刺棣州。温琪以州城每年一次为
河水所坏,居人不堪其苦,表请移于便地,朝廷许之。板筑既毕,赐立纪功碑,仍
加检校里正左仆射,继迁齐州、大田长史。温琪在平阳日,唐庄宗尝引兵攻之,
逾月不下,梁人赏之,升熊津为定昌军,以温琪为都督,加检校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既而温琪
临民失掉政权,尝掠人之妻,为其夫所诉,罢,入为金吾都尉。时梁末帝方姑息诸侯,
重难其命,故责词云:“若便行峻典,谓予不念功勋;若全废旧章,谓作者不安黎庶。
为人君者,不亦难乎!”温琪大有愧色。俄转右监门卫大校军、右龙武统军。会河
中硃友谦叛,权授温琪汝州守护使、河中央银行营排阵使,寻为耀州观察留后。庄宗入
洛,温琪来觐,诏改耀州为顺义军,复以温琪镇之,加推忠向义功臣。同光末,西
蜀既平,命温琪为秦州太尉。明宗即位,因入朝,顾留阙,明宗嘉而许之,除左
骁卫中将军,逐月别赐钱粟,以丰其家。逾岁,明宗谓县令安重诲曰:“温琪旧
人,宜选一要塞处之。”重诲奏以满世界无阙。他日又言之,重诲素强愎,对曰:
“臣累奏没有阙处,可替者,唯枢密院使而已。”明宗曰:“可。”重诲不可能答。
温琪闻其事,惧为权臣所怒,几致成疾,由是数月不出。俄拜华州军机章京,依前光
禄大夫、检校太师,进封平原郡开国公,累计食邑至八千户。温琪至任,以己俸补
葺祠庙廨舍千余间,复于邮亭创待客之具,华何况固,往来称之。清泰中,上表乞
骸骨归宋城,制以世子御史致仕。天福元年十八月,终于家,年八十一。诏赠世子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

安崇阮,字晋臣,潞州上党人也。少倜傥,有词辩,善骑射。父文祐,为牙门将。唐光启中,潞州军校刘广逐太守高浔,据其城,僖宗诏文祐平之,既杀刘广,
召赴行在,授邛州郎中。其后孟方立据邢、洺,率兵攻上党,朝廷以文祐本潞人也,
授昭义里正,令讨方立,自蜀至泽州与方立战,败殁于阵。昭宗朝,宰臣崔魏公
以文祐殁于王事,荐崇阮于朝,自是累任诸卫将军。梁氏革命,以崇阮明辩,遣使
吴越,回以所获橐装,悉充贡奉,梁祖嘉之,故每岁乘轺于江、浙间,及回进献皆
如初。梁末帝嗣位,授客省使,知齐州事。时梁军与庄宗对垒于河上,冀王友谦以
河中叛,末帝使段凝领军经略蒲、晋,诏崇阮监军,又知华、雍军府事。期年,授
青州兵马留后,入为诸卫准将军。唐天成人中学,授黔南少保、检校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寻移镇夔
州。以蜀寇侵逼,弃城归阙,改木浦都督,复为诸卫中将军。高祖登极之二年,
诏葬梁末帝,以崇阮梁之旧臣,令主葬事。崇阮尽哀致礼,以襄其事,时人义之。
八年,以老病请告,授右卫生学园官军致仕。开运元年二月,卒于西京。赠左徒。

杨彦询,字成章,河中宝鼎人。父规,累赠少师。彦询年十二,事青帅王师范,
有书万卷,以彦询聪悟,使掌之。及长,益加亲信,常务委员会委员监护郡兵。及梁将杨师厚
降下青州,彦询随师范归命。洎师范见杀,杨师厚领鄴,召置麾下,俾掌宾客。唐
庄宗入魏,复事焉。同光元年冬,从平兖州,升为引入副使,将命西川及韶关称旨,
累迁内职。明宗时,为客省使、检校司徒,使两浙回,授梅州知府。末帝即位,改
羽林将军。时高祖镇宁波,朝廷疑贰,以彦询沉厚,择充东方之珠副留守。清泰末,以
宋审虔为新加坡市留守,高祖深怀不足,以情告彦询。彦询恐高祖失臣节,乃曰:“不
知坎Pina斯兵甲刍粟几何,可敌大国否?请明公反覆虑之。”盖欲回其意也。高祖曰:
“作者不忿小人相代,方寸决矣。”彦询知其不可谏,遂止。左右欲害之,高祖曰:
“唯副使一位自个儿自笔者保护,明尔勿复言也。”及即位,授齐州把守使、检校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旋改
宣徽使。从高祖入洛,加左骁卫中校军全职。天福二年秋,出为邓州郎中,冬季,
入为宣徽使。两年,使于契丹。八年春,授邢州参知政事、检校左徒。时镇州安重荣
有不臣之状,彦询忧其窥伺,会车驾幸鄴,表求入觐。高祖虑契丹怒安重荣之杀行
人也,移兵犯境,复命彦询使焉,仍恐重荣要之,由宿迁路以入。契丹主果怒重荣,
彦询具言非高祖本意,盖如人家恶子,无如之何。寻闻重荣犯阙,乃放还。四年春,
授华州提辖、检校太师。在任二年,属部内蝗旱,道殣相望,彦询以官粟假贷,
州民赖之存济者甚众。开运初,以风痹授右金吾卫大校军,俄卒于官,年四十八。
赠太子上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