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情月报2016年11月号,这样的粗鄙文字招摇过市

11月,各类热词盘点开始,众多媒体和学者调查分析网络流行语的使用状况,发表了不少见解和建议;针对我国外语教育的实际情况和新的需求,教育部和有关学校不断进行相关新探索;国内外语言信息处理技术又有新进展,为经济社会发展和大众生活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特将11月语情择要选编如下,供有关方面参考。

日前,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商务印书馆、人民网主办的“汉语盘点2016”评选结果揭晓,2016年度十大流行语、十大新词语和十大网络用语等悉数出炉。揭晓仪式上,着名作家、文化部原部长王蒙表示,特别反感“小鲜肉”、“颜值”等网络词语。他的发言引起坊间热议:网络用语的流行,会给汉语带来怎样的影响?网络能让汉语更丰富多彩、更有生命力吗?

语情月报;语言学;语言生活;网络语言

网络热词传递社情民意

[编者按]11月,各类热词盘点开始,众多媒体和学者调查分析网络流行语的使用状况,发表了不少见解和建议;针对我国外语教育的实际情况和新的需求,教育部和有关学校不断进行相关新探索;国内外语言信息处理技术又有新进展,为经济社会发展和大众生活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特将11月语情择要选编如下,供有关方面参考。

“2016我一个吃瓜群众,年初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要用尽洪荒之力,也不能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尽管有时葛优躺,有时辣眼睛,有时还蓝瘦香菇,但我相信,有老司机,有这么多厉害了我的哥,什么葛优躺、辣眼睛,什么蓝瘦香菇一切全是套路。”在“汉语盘点2016”仪式现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用这样一段话概括了年度十大网络用语。

一、专题聚焦

“每逢岁末,借汉语字词,专家学者和民众一道对一年的社会生活做个小结,总让人会心一笑。”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汉语盘点2016”活动专家祝华新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据悉,“汉语盘点”活动始于2006年,包括网友推荐、专家评议、网络投票等环节,旨在“用一个字、一个词描述当年的中国和世界”,鼓励网民用语言来记录社会变迁。

网络流行语势头高涨引发热议

“网民对社会变化最敏感,也是最擅长表达的人群,网络用语传递网民的喜怒哀乐,是社情民意的风向标。”祝华新认为,透过网络热词盘点,可触摸当下中国人的心理状态乃至生活状况。今年入选的“洪荒之力”和“定个小目标”,都透露出一种乐观向上的文化心态,“说大一点,是一种文化自信”。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普及,网络流行语风行不衰。虽然其中不乏鲜活的东西而为民众所认可,但存在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其折射出的社会的文化危机、道德危机和教育危机,越来越为人所担忧。临近年末,随着各类热词盘点的展开,众多专家和记者调查了网络流行语的使用状况,并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和建议。

王旭明指出,数以亿计的网民每年都创造一批生动鲜活的网络用语,这些网络用语丰富了语言生活,也丰富了人们的精神世界。

流行语与流行病

低俗用语玷污汉语纯洁

(来源:长余,人民日报,11月1日)

在肯定网络语言活泼有趣的同时,不少专家指出,网络用语存在诸多不规范的现象,比如过度压缩、中英混杂、错别字频出,而一些低俗、粗鄙的网络词汇流行开来,会对汉语的纯净和美感造成伤害。

在近期网上热传的“2016年十大网络流行语”的帖子中,与“蓝瘦香菇”一同入选的还有“洪荒之力”、“老司机”、“狗带”等等。如果说“洪荒之力”还是源于现实社会中的新闻事件的话,那么其他的绝大部分都是源于网络“原生态”,而且常常具有这样的特性:突然爆发、病毒式传播、寿命大多很短——就如同一场流行病。网络流行语,到底是不是一种语言上的“病症”?这个话题似乎已争论多年。如果说它们都是语言的“毒瘤”,显然有一棍子打死之嫌,因为毕竟有一些网络流行语已在口耳相传中“扶正”,得以登上大雅之堂,成为语言丰富性的有益补充,如“给力”、“蛮拼的”等等。但无论如何,过度使用网络流行语对于我们的一大影响是,终究患上了“语言贫乏症”。

“语言是具有严谨性和文化逻辑性的。脱离规范的戏谑,势必会玷污其纯洁性,不利于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承和传播。”全国汉语国际教育硕士教指委委员、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部教授张华表示,网络流行语在校园的影响很大,来华留学生们也常常以使用这类语言为时尚。一些低俗网络语言大肆泛滥,必然会对汉语教学传播造成不良影响,也会干扰外国学生对于汉语文化的正确认知。

“微时代”的“网络成语”——对传统成语的戏仿与文化意义的消解

“前互联网时代的传统文化人对一些网络新词有抵触和排斥,实属正常。作为与王蒙先生一样的‘互联网移民’,我主张网络流行语不能拉低中国语言文字乃至中国文化的品位。”祝华新说,“在我们这个楚辞汉赋、唐诗宋词的国度,实在不忍看到‘撕逼’、‘逼格’这样粗鄙的文字招摇过市。”

(来源:陈曦,天津日报,11月8日)

传统媒体应当谨慎把关

网友们把最流行的网络用语语句,提炼为类似成语形式的四字词语,用来表达生活中的种种情感。网络成语的形成是“微时代”作用的结果,在形式和内容上的特点,显现着“微时代”的特征。例如“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被简化为“人艰不拆”等。这种“极简”表达方式的出现,与“微时代”信息爆炸所造成的快餐式阅读有关。“网络成语”不遵守传统汉语语法,是一种缺乏语言逻辑的个性化表达,被嵌套在一个成语形式中,是对传统成语的有意戏仿。而在“网络成语”对传统成语的戏仿中,在“网络成语”的流行程度甚至超过传统成语的情况下,成语神圣的文化意义在某种程度上被消解。

虽然王蒙对一些网络词汇表达了负面评价,但他同时也指出,语言是在不断变化的,有些词流行一阵就不会再流行,出现各种新词是好事,比如“洪荒之力”等网络流行语他就觉得很有意思。

“网俗”有了负面清单

“一方面,网络用语丰富了汉语言的表达;另一方面,网上流行不代表就可以在主流文化场合登堂入室。”祝华新指出,最重要的是注意网络语言的使用场合。教科书、政府公文、主流媒体使用网络流行语就得格外谨慎,必须维护汉语的规范、公序良俗和文化的品格。

(来源:吴姗,人民日报,11月17日)

近年来,有的传统媒体为了吸引眼球,频频使用一些不规范又低俗的网络语言。对此,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新闻学与新闻教育改革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君超教授认为,追求用语亲民无可厚非,适时更新、灵活运用一些新鲜生动、符合大众口味的网络词汇也未尝不可,但低俗网语不可碰、粗俗之风不可长。网络语言泥沙俱下,媒体从业者要慎之又慎,肩负起应有的把关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