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悄悄来过

一、鸿运驾较

陆云涛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低声说:唐老板,我是来应聘当教练的。唐老板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拿不定主意:谁告诉-皂们这里招教练的?陆云涛说:是二虎说的,他让我来找你。唐老板松了口气:是他啊,这么说你也是期从里面出来的?陆云涛点点头:盗窃罪,判了一年,在里面认识了二虎,他说你能让我发财。

唐老板吐了个烟圈:二虎告诉你要干什么才能发财了吗?陆云涛点点头:知道,他能做的,我也能做,不就是蹲几年牢吗,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好赌,现在已经倾家荡产了,烂命一条,就想搏一把。唐老板呵呵笑道:小伙子,我看你一定是让二虎给骗了,这小子在我这上班时就爱胡咧咧,那张嘴简直比说书的都厉害。他跟你胡说了些什么啊?他现在蹲在牢里,竟然还扯什么发财。就是普通的教练,撑不着也饿不死。你运气好,昨天我有个教练出事了,他家里失火烧死了,我这儿刚好缺人。你干不干?陆云涛说:那我也干,反正我有案底,工作也不好找。唐老板说:你的资格够吗?陆云涛说:我开过十年车了,客运、货运、出租都开过,除了一次违章停车,连红绿灯都没闯过。唐老板点点头:好,我让人去给你办工作证件。

鸿运驾校是城里规模最大的,但它的口碑不算太好,因为每年都出事故,这也是比较邪的一件事。不过绝大部分人仍来这里学车,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鸿运驾校的唐老板后台很硬,他的学员几乎都能通过考试;第二,鸿运驾校几乎没有竞争对手。鸿运驾校的硬件设施是全城最好的,但价钱是全城最低的,低到别的驾校都无法竞争。曾有一个老板想砸钱抢市场,但半年就顶不住了,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总是有人莫名其妙地找麻烦,显然唐老板的后台比大家想象得要硬。

何况即使有事故,一年也最多一两次而已,哪家驾校又能保证没事故呢?唐老板说,鸿运驾校的事故多,是因为学员和车的基数大。比如说美国车祸肯定比非洲多,因为车辆和人员基数大啊。

陆云涛在鸿运驾校上班了,他的学员是个叫张洁的女孩,性格开朗,整天嘻嘻哈哈的。张洁大学刚毕业,趁没上班想先把驾照考下来。她明显对英俊的陆云涛有点好感,师傅长师傅短的叫得特别甜,还总给陆云涛买姻和饮料。陆云涛不喝她买的饮料,只喝自己泡的绿茶,烟倒是来者不拒。驾校是不允许教练吃拿卡要的,但学员自愿,驾校也不干涉。

但陆云涛的表情让张洁始终很郁闷。他的表情总体来说就是没有表情,不管抽烟的时候,还是教车的时候,他似乎都满腹心事。张洁总看见他从一个小盒子里倒出茶叶,泡满一保温杯,喝完了再续,一天只续水,不换茶。张洁忍不住说:师傅,你的茶都没颜色了。陆云涛淡淡地说:不多了,我得省着点喝。

张洁第二天买了一大包极品龙井。陆云涛喝的就是龙井,不过显然是陈茶,品相虽然不错,口感肯定发涩,她买的可是正宗的雨前龙井。没想到陆云涛看了一眼,摇摇头:你拿回去给家人喝吧,我喝不惯。张洁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二,死亡计划

陆云涛除了第一天和唐老板说过话,之后两人再也没单独见过面或说过话。偶尔在路上碰见,唐老板只是略一点头,微笑着走过去。陆云涛也没有多问什么,他相信二虎不是在骗人,他也相信时候到了唐老板会来找他。二虎说这个驾校里真正的知情者极少,绝大部分教练和学员都是普通人,知道内幕的教练平时也都装得很正常。

终于,唐老板让陆云涛到他办公室去。屋里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手腕上却文了条蛇。唐老板把门关严,打开一个仪器,对陆云涛说:这玩意是我从国外买的,方圆五十米内任何电子仪器都会失效。你不是想发财吗,我给你个机会。他停下来看着陆云涛,陆云涛面无表情地问:怎么做?唐老板指指那个小伙子:他叫林鹏,是我朋友推荐来的。他混过黑社会,现在欠了点债,愿意冒把险。从明天开始,你负责教他开车,当然,是做样子的,他其实早就会开车,只是一直没考驾照而已。但他必须装作不会开的样子。后天,你们到开放场地去练习倒杆,有个女孩会和你们在同一场地上练习,这是照片和学员号,记住了!陆云涛和林鹏看着照片,默默记牢。唐老板把照片和资料放回档案袋,笑着说:其实你们弄错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那个时间,那个场地上只会有你们两辆车。这件事完成之后,林鹏可以拿五万,毕竟他不用承担什么责任,你可以拿二十万。放心,我会帮你找个好律师,估计你最多也就坐一年的牢,如果走运,可能还会缓刑。

陆云涛说:可是二虎判了三年。唐老板哼了一声:那是他自己笨,明知道要办事,竟然还喝酒壮胆!学员撞死人,教练喝了酒,这是什么性质?三年算便宜他了.我多花了多少律师费你知道吗?

陆云涛低声问:我能知道她为什么要死吗?唐老板冷冷地说:恐怕你想知道的太多了。说吧,干还是不干?陆云涛点点头:我干。他看了看林鹏:你行吗?林鹏脸涨得通红:你看不起我?陆云涛摇头说:他是新手,可能会坏事的。唐老板叹口气:本来我有个人选,以前用过一次,可惜前天被人在河边捅了两刀,说是抢劫杀人,还没抓到凶手呢。治安这么差,只能将就了。

第二天,陆云涛带着林鹏在大操场上表演了一天。林鹏演技很高,装作手忙脚乱的样子,而陆云涛则故意大声申斥。张洁被分给了另外一个教练,她远远地看着陆云涛的车,心不在焉地开着,全然不理会身边的教练大献殷勤。

第三天下午,陆云涛和林鹏把车开到练杆的地方,练杆场地上果然已经有了一辆车,正在练习。车上的教练员是个女的,教得很耐心,但学员的脾气显然比教练大多了,不停地抱怨,教练员也不回嘴。

林鹏开始练了,那个女学员把车停下,接了个电话,后来干脆下车去接了。她站在不远处的墙根下,脸冲着墙,有些激动地说着什么。陆云涛轻声说:可以了。林鹏悄悄调转车头对准了那个女孩,他的手在发抖,陆云涛冷笑着说:怎么,怕了?没胆子就别挣这份钱!林鹏咬咬牙,猛然启动了车,对准墙根下的女孩猛冲过去。

一共只有四五米的距离,女孩背对着车,根本不知道死神已经猛扑过来。那个女教练眼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陆云涛明白了,这个女教练,就是二虎说的内幕教练。

死亡的阴影呼啸而至,女孩感觉到了什么,猛然转过头,煞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